• <tt id="zphoo"></tt>

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big id="zphoo"><strong id="zphoo"></strong></big></ruby>
         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1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/menu></track>
        2.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1. <rt id="zphoo"></rt>
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menuitem id="zphoo"><strike id="zphoo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uby>

        3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4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  評論丨債市調整已近尾聲,年內交易行情仍然可期

          2022年11月23日 05:00   21世紀經濟報道   特約評論員吳金鐸

          上周中國債市經歷了一次劇烈調整,各品種、各評級和各期限債券價格大幅下降,引發以債券為主要資產和底層資產的債基和銀行理財凈值回撤,導致債券市場交易踩踏,債券型基金和銀行理財集中贖回。如何看待這次調整?

          首先,從各類債券收益率波動幅度來看,本次債市調整過程中,債券久期越短,收益率上行幅度越大,即短久期品種調整的幅度遠遠大于長久期品種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根據發行公告,11月1日至11月18日期間,共有209只債券取消發行,有8只債券推遲發行,取消和推遲發行涉及發行規模共925.76億元,遠遠高于10月全月推遲和取消發行總規模。從11月取消發行和推遲發行的債券來看,大部分都是地方國企和民企發行的債券。債券一級市場發行取消或者推遲,債券二級市場調整,是短期因素導致的還是長期問題?

          筆者認為本次債市調整或是短期因素所致。首先,從今年9月底開始,債市的利空因素明顯增多,但這些因素落地,到基本面實質改善還有一個過程,也存在不確定性。9月以來部分債券機構投資者已經開始逐漸降低倉位,降低杠桿,縮短久期等,著手應對債市的利空因素。本次債市“踩踏”更多集中在中短久期債券。一方面市場隔夜資金利率大幅上行,中短久期債券價格大幅下跌,這導致中短久期債券型基金,和以中短久期債券為底倉的銀行理財產品凈值,出現較大幅度回撤,進一步引發了基金和理財產品持有人的集中贖回,螺旋式負反饋導致債券市場流動性短期急劇收縮。市場短端利率大幅超預期,資金利率攀升很快傳導到中短久期各類型債券收益率,這是本次債券市場中短久期券種收益率大幅上行的直接原因。

          其次,11月中旬央行OMO操作低于市場預期,加劇了市場對利率的擔憂。11月15日MLF到期1萬億元,當天公開市場操作央行開展85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(MLF)操作和1720億元7天逆回購操作。盡管央行明確表示“11月以來人民銀行已通過抵押補充貸款(PSL)、科技創新再貸款等工具投放中長期流動性3200億元,中長期流動性投放總量已高于本月MLF到期量”。但對于三季度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提到的擔憂通脹上行,市場仍然對流動性收緊進而利率再度上行存在顧慮。多重因素演繹導致當周債市“踩踏”。但11月18日,隔夜資金利率大幅下行至1.3%左右,當天債券收益率整體下行,部分機構迅速從“踩踏”轉變為“踏空”。本周隔夜資金利率進一步大幅下行至1%以下,央行呵護市場流動性意圖明確,債市劇烈調整暫告一段落。與此同時,銀行理財和債基集中贖回也大幅好轉,債市的劇烈調整也收尾。

          再次,年初以來,公募基金開放式債券型基金表現明顯好于同期股票型和混合型,債基和銀行理財對投資者仍然具有相對吸引力。截至2022年9月,公募開放式債券型基金9月凈值5.19萬億元,較年初上升17.88%,較8月上升2.4%。但9月股票型公募基金開放式基金,和混合型公募基金開放式基金凈值,較年初分別下降3.98%和14.5%,表現明顯弱于公募基金開放式債券型基金。

          中長期看,市場和機構對債券市場的基本面、流動性和投資者預期應該保持足夠清醒,需提前做好策略備案和風控方案。

          首先,流動性方面,三季度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指出:“下一階段,中國人民銀行將加大穩健貨幣政策實施力度,搞好跨周期調節,兼顧短期和長期、經濟增長和物價穩定、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”。在后疫情時代,中長期來看利率水平將逐漸均值回歸。在央行兼顧內外均衡的訴求下,市場對政策利率向市場利率靠攏的預期應予以糾偏。資金利率不可能永遠處于極低水平。

          其次,國家近期出臺了系列針對房地產的政策組合。包括階段性放寬部分城市首套房貸利率下限,下調首套住房公積金貸款利率,以及對居民換購住房個人所得稅退稅等。此外,11月11日,央行、銀保監會聯合發布《關于做好當前金融支持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工作的通知》(“金融十六條”),加大房地產企業并購的貸款或發債融資支持,支持房地產行業調整期平穩過渡。

          再次,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優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,科學精準做好防控工作的通知》,公布進一步優化防控工作的二十條措施。權益市場景氣度提升壓制了債券市場情緒,股債蹺蹺板效應顯著外溢。

          此外,地產調控“一攬子”支持政策,或進一步助推市場對經濟復蘇斜率陡峭化的預期。如銀行間交易商協會加大了對民企,尤其是地產民企發債的支持;三部門支持保函置換預售資金等力度空前;11月21日央行召開全國性商業銀行信貸工作座談會,央行將向商業銀行提供2000億元免息再貸款,支持商業銀行提供配套資金用于支持“保交樓”。

          以上措施對債券市場而言是利空因素,當前國內債市多空因素交織??傮w上債市未出現重大信用違約事件,債市無近憂有遠慮。機構應密切關注各種利空因素的落地情況、資金面變化情況以及市場風險偏好,控制好倉位和杠桿。個人投資者應當樹立正確的理財觀念,風險和收益永遠并存??傮w上,由于疫情因素、海外美聯儲加息或放緩、國內逆周期調控和跨周期調控等政策支持等,年內債券市場交易型機會仍然可期。

  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  大乔把腿抬高我要进去
        5. <tt id="zphoo"></tt>
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big id="zphoo"><strong id="zphoo"></strong></big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/menu></track>
              2.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      1. <rt id="zphoo"></rt>
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menuitem id="zphoo"><strike id="zphoo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uby>

              3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4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