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zphoo"></tt>

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big id="zphoo"><strong id="zphoo"></strong></big></ruby>
         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1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/menu></track>
        2.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1. <rt id="zphoo"></rt>
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menuitem id="zphoo"><strike id="zphoo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uby>

        3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4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  南財快評:堅持市場化、法治化,依法依規推進金融風險處置

          2022年11月23日 17:23   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  繆因知

          11月22日,在2022年金融街論壇年會平行論壇“治理體系與金融穩定”上,中國人民銀行條法司副司長謝丹表示,人民銀行將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,綜合考慮系統性影響和外部條件約束,兼顧維護金融穩定和防范道德風險的目標,優先以市場化、法治化原則化解金融風險,實現處置成本最小化。對于嚴重資不抵債的機構,也要依法實施市場退出,嚴肅市場經營,依法依規推進金融風險處置。

          市場化、法治化是我國近年來在市場經濟建設中強調的一個原則。11月21日,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就表態要秉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,深入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。而較之于在相對平和的事前資源分配階段堅持市場化、法治化,在事后矛盾暴露、風險凸顯的階段保持定力、做到市場化、法治化,更為寶貴。

          所謂市場化原則,說到底是正視競爭導致優勝劣汰、資源再分配的市場規律。為避免風險,金融機構應當在事前合規經營;在事中“踩剎車”,根據監管要求降低資產負債規模、暫停有關業務、清收盤活資產、補充資本、暫停分配紅利等。在事后出現資金窟窿時,應當先采用市場手段,在必要時再動用財政手段化解風險。具體而言,金融機構、主要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應當首先自行補充資本或救助資金,然后考慮以并購重組、商業接盤為目的的市場化資金,接下來才考慮動用法律范圍內的存款保險基金、行業保障基金。只有危及區域穩定,且窮盡市場化手段、嚴格落實追贓挽損仍難以化解風險的,才由省級政府依法動用地方公共資源。已經出現重大金融風險危及金融穩定的,才可出動國家金融穩定保障基金,乃至由中國人民銀行再貸款等公共資金作為最后貸款人出場。

          在無法救助時,也需要破除對金融機構發生個別或局部風險,乃至金融機構退出、“死亡”的恐懼感。如今,企業破產已經屢見不鮮,而金融機構由于其設立需要特別審批,具有一定的殼價值,運營承受重重監管,又身居重要行業、關涉諸多利益,故而其并不適用《企業破產法》,而仿佛有特殊待遇。

          不過,隨著市場化的加深,金融機構風險處置和退出也必然越來越常見。在一事一策中,相關處置經驗得以積累,各方對處置的現實性也開始更加習慣。畢竟,金融機構退出既是市場競爭的結果,也能對未退出的機構的經營形成一種倒逼機制。這既是有益的,也將是正常的。

          當然,金融機構的市場化風險處置和退出不簡單等同于大量處置和退出,更不等于無序處置和退出。金融機構風險的標準、退出的標準、預防風險的事前事中措施(如所謂“預先遺囑”)、風險處置的決策者、風險處置措施的選擇(包括重組、接管、托管、撤銷、更換董監高、轉移業務或業務、減計股權債權、或者申請破產)、處置的程序、處置后的救濟,處置特別是退出的善后與剩余利益分配、相關的責任追究等,都需要詳細的法律規則來予以設置。

          更重要的是,風險處置本身是一個重大的利益和成本的分配過程。無論是金融機構的董事、高管、主要股東、實際控制人還是主管部門的工作人員,均可能存在道德風險,或權力與責任不一致、損人利己的風險。故而,通過法治規則確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、增強透明性和公平性,從而盡量化解金融風險、最小化處置成本,是處置和退出市場化和常態化后的應有模式。2022年4月,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了《金融穩定法》(草案征求意見稿),對此作了系統性的規定。待此法未來正式通過后,我國金融機構處置的法治化將得到進一步提高。

          總之,在國內外宏觀實體經濟發展承壓、同時金融機構準入也逐漸放寬的背景下,在個別場合和時段出現風險事件、甚至金融機構退出的案例并不可怕,堅持市場化和法治化原則,可以有效平衡效率與安全。

          (作者系中央財經大學教授)

  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  大乔把腿抬高我要进去
        5. <tt id="zphoo"></tt>
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big id="zphoo"><strong id="zphoo"></strong></big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/menu></track>
              2. <video id="zphoo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zphoo"></rp>
                1. <rt id="zphoo"></rt>
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zphoo"><menuitem id="zphoo"><strike id="zphoo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uby>

              3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4. <track id="zphoo"><menu id="zphoo"><em id="zphoo"></em></menu></track>